泛泛在世


《灯途》

“这是哪儿……”我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了。

背后有一扇门,四面是森林。

森林很黑。

我确信,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。

有点慌乱。

尝试走了几步……

“沙沙——”树上突然垂下来了一个东西!!

我吓的用手挡住了视线。

没动静。

偷偷的看了一眼前方。

“嘿!”

“啊——!”

我尖叫的看到一个男孩用脚悬挂在树干上,一边用手扯着衣服不让衣服下落,一遍摇手给我打着招呼。

“你好啊,丫头,不要害怕,我叫灯,我会带你出去,你叫什么名字?”灯问我,他现在穿着一件普通的黄色卫衣和看起来还比较酷的黑长裤。

他一下子跳到了地上。

“我,我想不起来了......”

“没关系,你在害怕这个森林吗。” 他看向我望向的森林深处。

.........

“万一,他们是什么可爱的动物呢?”灯向阴暗的树后伸出了手。

我注意到了树后的一双眼睛。

那眼睛直直的望着我!

我紧张的看着眼睛的主人。

突然!它从树后跳了出来。!

……是一只小狐狸,它在灯的手心里乖巧的蹭了蹭,然后跑开了。

“嘿,没什么可怕的。”灯对我笑着说:“我们走吧。” 灯对我伸出了手。

我握住了他的手。

“你认识路吗?”

“不认识,但是,前方的路,一定是正确的,也是美丽的。” 他说完,拐了个弯。

是一个小水潭,潭水在发出清幽的蓝光,十分灵动。

“啊!”

“丫头,你喜欢这个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看吧,确实是一条很美的路。”他对我笑,拉着我的手继续前进着。

我们走了很久,灯拉着我的手,好不容易越过面前巨大的木头,然而真正挡住我们去路的才出现在前方。

“哇~~~~~好~大~的蜘蛛~~”灯对面前两米高的蜘蛛表示惊叹:“你很害怕蜘蛛吗?”

我看着蜘蛛,往后退了一步。

“我觉得他和我们一样。”灯挠挠头,“他和我们一样,为了生存而努力,为了未来而努力着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们都是同类,不用相互害怕。”

.........我突然觉得蜘蛛没有那么可怕了。

“嘿!蜘蛛先生?我们能通过这里吗!!”灯向蜘蛛大喊。

蜘蛛好像听懂了,它爬向一边,让我们从蛛网的一个很大的缝隙钻过去。

我鼓起胆子对着蜘蛛先生大喊了一声:“谢谢!”心情紧张。

等我钻过去后,一个苹果向我滚来。

是蜘蛛。

我的脸上挂上了一丝微笑……

“十分感谢!!”我再次向他道谢!

我不害怕蜘蛛了。

我与灯继续前行,猴子抢走了我的苹果,灯追了好久,帮我追了回来。

看到了宏伟的瀑布,那真是壮丽极了。

还堆了雪人,灯偷袭我把雪球砸在了我的脸上,我抱了雪人的头丢了回去。

很开心,真的太开心了。

走过之处,花朵绽开。

啊,下雨了……

“灯,等等我,我有点....走不动了.....雨是不是越下越大了?”我累的

..........

“灯?”

...........

“灯?你在哪儿?”

没有回音。

“别吓我.....”

我慌张的环顾四周,我发现,四周似乎变暗了,黑暗在逐渐把我包裹。

噗通,仿佛掉入了深不见底的海洋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...........”

四周传来了阴森的笑。

我在下沉着。

尖锐,刻薄,刺耳。

“你......在这儿做什么?你不该在这儿的.....跟我们走......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.........”不是一个人在说话,是许许多多的,声音从黑暗中传出来,敲打在我不安的心房上。

烟雾形成的手抓住了我,掐住了我的脖子。

“不!!..咳...啊...咳咳...”我喘不过气了,我根本无力反抗!

“你还在等什么?和我们一起玩啊...胆小鬼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!!” 熟悉的声音。
熟悉的,这让人绝望的笑声,痛苦的笑声...... 我仿佛想起了什么。

嘲笑的声音,疼痛,昏厥。

水底的声音,窒息感..... 很痛苦......我为什么会这样痛苦........... 无法呼吸....黑暗包围........无处可逃...... 也许我该放弃挣扎了.........

哭吧,反正水中也分辨不出来。

“醒醒!”但一个突然的声音划破了黑暗,很柔和的声音,熟悉的,干净的。他声音干净利落的划破了黑暗。
我看到了光,一只手从光源处伸进来,那只手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,把我拉了出来。

手的温度传到了我的手上。

是灯。

我没有看他也知道是他。

他把我抱在怀里,给予我温暖。

“嘿,丫头,已经没事了,丫头……别哭了……”

“..........呜呜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“............”

“那么,看起来,你好像,被一群丑陋至极的魑魅魍魉给欺负了,而且还做得很过分。”

“.........”

“它们给你说了什么?”

“他们叫我下地狱。”
“哈。”灯笑了,他抱紧了我,我感到了安心。

“那真是可笑,我们这儿只有冥府,地狱是他们该去的地方。”

............

“他们会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的。”

“我相信你,你说的一直没有错。”我冷静多了。

“嘿,对,就像这样,笑一笑,笑起来多好看啊。”他对我笑了,揉了揉我的头发。

但这次我觉得他并不是真的想笑。

“哈,丫头,这其实不是我的功劳。”

我不安的看着他,我有点笑不出来。

“这是你的世界,我只是一个引路人罢了。”灯示意我向身后看去。

“我的......?世界.......?”我回过头,那是我刚刚醒来时身后的门,它已经开了。

“那扇门为什么会在这儿。”我很混乱,十分的混乱。
我慌张的看向他。

“其实,我只是为了救一个人才想办法来到这儿的,但是没有成功。”灯笑着对我说。

“当然,我知道,我来了就回不去了,但是我没放弃,因为我发现也许........我可以拯救其他的人?”
……

“灯,我不想离开你。”我知道,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“丫头……别伤心,你还有你该走的,你该回到你的正轨上了。”他抹去了我眼角的泪水。

他在我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蜻蜓点水的吻。

“去吧!不要回头!!”灯狠狠的推了我一把,我的重心不稳,向门外跌去。

“我........” 我正在穿过门。

门内的灯在很快的消散着。

“你要努力的走下去。”

门内的世界都在消散着。 瞬间化为乌有,仿佛没有存在过。

“呜.......”

不能哭,不可以……

我忍住了泪水。

  再一次醒来,我在病床上挂着水,看着我隔壁的床上的人。

躺在我旁边熟悉的少年的周围,堆满了鲜花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8 )

© 砚冰 | Powered by LOFTER